约稿。
杂食慎关。(王者(三国(其他
更新较慢。
喜欢所有喜欢我的人。

给我一个吻02

信白
李白拿错霸道总裁剧本系列

​      韩信觉得他这辈子都没有遇过这么讨厌的人。
    “让开。”
      他冷眼看着害他今天早上迟到的那个人。
      而对方却仿佛丝毫没有接收到他的厌恶,依旧吊儿郎当地站在那里,笑嘻嘻的,耳朵上和脖子上的金属反射着耀眼的光,几乎要灼伤韩信的眼睛。
       李白的品味越来越糟糕了,一个上午不见,刘海就变得缤纷多...

+

明天更新
先和你们说好
毕竟说到我一般会做到…
免得我明天突然犯懒就不更新了

没事儿可以私信和我唠个嗑什么的,(笔芯)
毕竟。
一放假,我就是个独守空房的孤寡老人。

+

最近比较喜欢唠家常,所以老是……嗯,见谅。
然后呢,千fo感谢。
我真的。200fo的梗到现在都没写完。
那千fo福利还是……交给你们决定是什么吧。
我只能发一个福利qwq抱歉,坑有点多。
随便抽一条评论满足你。

+

(信白)给我一个吻01

三好学生x不良少年
〖老子就是看上你了。你就得跟我走。〗
*
韩信推着单车,离校门口还有好几米的时候,忽然有个人扯住了他的车。

韩信回头,果不其然,看见了那个栗色短发,一脸嚣张的家伙。

他右耳上的耳钉在阳光照射下闪闪发光,和他这个人一样张扬,引人注目。

“放手。”韩信冷着脸道。

要是胆子小的姑娘,兴许就被他吓得放手了,说不定还要后退三步。

可面前这个不是姑娘,胆子也不小。
他是李白,远近闻名的“坏学生”典型。

但是出乎韩信意料的是,平时无论如何都我行我素,不肯听任何人任何一句话的李白,这次竟然乖乖放手了。

“哎,韩班长。”李白笑嘻嘻的,懒散而随意地站在一步之外。

韩信淡淡地扫了他一眼,...

+

(信白)得偿所愿


西海龙王大寿,娘带了我去龙宫送礼。

我娘叫妲己,是狐族少有的美人,听说她年幼时曾被人类抓走,百般折磨,幸亏爹把她救了回来。

娘说,我爹有天上地下最好的剑术。
可我从来没有见过爹爹的剑。

我问过爹爹,他的剑在哪里,可不可以舞一次让我看?

爹爹大笑起来,摸摸我的头:“傻孩子。”

我很生气,我觉得爹爹在敷衍我。

于是我回家和娘告状,娘把我打了一顿,告诉我绝对不能再在我爹面前提剑。

我更生气了,又气又委屈,躲在房里抽抽噎噎,娘亲叫我去吃饭,我就跳下床去,锁紧了门。

我才不要理她呢!

我气鼓鼓地跳回床上,掀开被子钻进去。

过了一会儿,果然响起了敲门声,娘在门外催促:“该吃饭了,你快出...

+

(信邦)囚龙08

〖我的陛下。〗

皇帝派了一队兵马护送刘邦和韩信到边疆去。

直到出了京城半个月,一路上来说都还算太平。

可有一天晚上刘邦突然昏昏沉沉,梦里感到一阵浸透骨髓的寒意,他想起身,却又觉得四面八方有灼热气息烧得自己难受。
可即便在这样又冷又热的刺激之下,他纵使千百遍地告诉自己,“睁开你的眼睛,起来”——
也无济于事。

他无论如何,都睁不开眼。
好不容易抬了抬眼睫,又马上如同被千万钧重的泰山压下一般。
就像眼睁睁看着自己步入悬崖的绝望。
简直就要窒息了——

救命……
刘邦已经彻底屏住了呼吸。

下一刻,或许他就会死去。

韩信来了。

他一脚踹开燃起火的门,劈开烧得艳烈的,突然砸下来的横梁。
他踏过那一片火海,...

+

五年恋爱三年模拟05

*信白
〖最后受伤的还是程咬金。(点蜡)〗

因为程咬金的手机毕竟不是自己的,李白打起游戏来怎么样都觉得不顺手,最后在关键时刻卡顿,死在了韩信枪下。

[全部]街头你信哥:投了吧。
李白眉头一跳,冷笑一声。

等李白再活过来之后,他就蓄意勾引韩信来打自己,最后和埋伏在草丛里的友方妲己一起杀了韩信。

韩信被他气得炸毛,暴跳如雷,怒吼道,有种来单挑啊!

李白说好,然后和妲己一起又杀了韩信一次。
李白这边的经济差了韩信他们队好几千,要是单挑,他可能要花大力气才有七成把握和韩信同归于尽。

只是……
李白看了眼紧跟在韩信后头的那几个红头像,唰地一下两个位移离开了凶杀现场。
5v5的时候说单挑,十有八九都是骗...

+

qwq那些英雄的虐点

过几天再更新……
总结一下关于这些英雄的虐点……
略史向……
严格来说都是鬼扯的……
随便乱写

刘邦:
我一生爱锦衣华服,也爱美人相伴、兄弟把酒言欢。
最后我独坐高台,看着我的兄弟们美人相伴,肝胆相照,我却在高台之上提防着锦衣华服上致命的毒。

嬴政:
我要千秋万代,可我管得了身前,看不住身后。

白起:
武安君是秦国的战神,战场上所向披靡,却也会白了头。

孙膑:
他是我师兄。

芈月:
我爱他,可他是男人,是君王,喜新厌旧,佳丽三千。
所以我不爱他了。

项羽:
我以为我能赢。

虞姬:
他是我的大王。

张良:
天下翻覆,我该退场。
我是臣,他为王,我只该向他低头。

韩信:
我以为他与别人不同,又或者他会待我不同,...

+

学校是我家,

美丽靠大家。

​01.
今天地理课,地理老师把李白叫起来回答问题。
他指着四川问李白这是哪里。
李白似乎喝了假酒,当时有点神智恍惚,一下子没有答出来。
于是地理老师叹气:“唉,这说明你完全不了解四川这个省啊!”
02.
今天体育课,篮球考试,考传球,韩信在规定时间传了二十个,老师却不给他过。
——因为他的姿势不标准。
我们传球,都是脚踏实地,只有手在动。
他是跳起来,在半空中扔球。
“情不自禁。”他解释道。
我觉得他应该报跳绳班。
03.
张良数学考了满分,刘邦不及格。
刘邦去问张良怎么才能学好数学。
张良看着他的分数,目瞪口呆。
“人和人的头脑……”
然后他被气急败坏的刘邦塞了一嘴的面包。
04.
今天英语老师让人念单词,点了...

+

(信邦)囚龙07

——韩信!你好大的狗胆!

——臣若是狗,那也是汉王殿下的狗,陛下何必为此发怒。

——你信不信朕即刻便将你拉下去五马分尸!

——陛下尽管杀了臣便是,只是不知道朝中旧臣们如何想此事——救了汉王的侍卫,当日便惹恼了陛下,被五马分尸。
*
宫中无聊得很,就在刘邦被这无聊的时光磨得连最后一点耐心都要没了的时候,皇帝又整了个幺蛾子。

他邀请了几个附属国送来做质子的世子,又拉上了刘邦,要聚在一块儿比试箭法。

细柳乍一听到宫里太监传来这样旨意之时,眼中惊诧一闪而过,随后她立刻低头,恭恭敬敬等刘邦领了旨意,打发走了太监,方才抬起头来,不着痕迹的,想要打探刘邦的想法:“殿下,您看,陛下的意思是?”

刘邦笑...

+

(信邦)囚龙06

〖他要他死,就在这两日〗
*
夜沉沉。
细柳在榻上睁着眼,等刘邦辗转的声音变为浅浅的呼吸声后,蹑手蹑脚地赤足下了榻。
今夜风大雪急。
这样大的雪,京城里的大臣们只知道在皇帝面前说什么“瑞雪兆丰年”,“圣上明睿让老天爷赐了一场瑞雪”——可是实际上,这样大的雪,却引起了冻害灾荒。
按世俗目光看,细柳本就不是什么人上人,平日里也甚少自恃身份,刘邦入宫这些日子,她日日出门逛街,与平民百姓搭话——北方那头镇守边疆的士兵们,已有不少冻死在这场大雪里。
瑞雪兆丰年,圣上明睿致使老天赐福。
细柳嗤笑一声,草草披了件大氅推开房门。
临出门前她下意识回头瞧了眼刘邦,见他面朝着内侧睡得安详,紫发在银白月光下散发着淡光。
汉王殿下并非善...

+

(云亮)乱世多妖我为人01

*​民国

    赵家小少爷被关了禁闭。
    这在小县城里掀起了风波。
    县城里谁不认识赵老太爷?那可是当年风光无限的探花郎,十里八乡这么多年也就他一个。
    可惜赵老太爷性子拗,那会儿子皇帝见了他欢喜,要给他个大官做,他却死活要辞官回乡,继承家里做瓷的手艺。
    如今这赵家小少爷也是个拗性子。
    乱世里头人人但求自保,一个个都知道洋人鬼子势头大,不好招惹,只敢缩了头,躲在被窝里头,凑到媳妇儿耳边说,...

+

(信白)五年恋爱三年模拟04

〖韩信:QAQ长得帅有人爱能怪我吗〗
*
程咬金感觉自己受到了惊吓。
他只不过随手帮李白接个电话,却看见了隔壁系那个讨人厌的王八羔子的脸。
他一惊之下,在韩信和他室友懵逼的眼神里挂掉了电话。
李白的声音模模糊糊从洗澡间传来:“是谁打的?班长吗?他有什么事情?”
“不是啊!!!”程咬金一拍桌子,“是隔壁那个王八羔子!”
“王八羔子?”
“对!”程咬金站了起来,“就是那个——哎呀!”
他本来就没有放好李白的手机,刚才情急之下那一站,随之挥动着的手竟然又不小心扫过李白的手机——
“啪——”
程咬金弯下腰去,捡起那被摔得屏幕碎裂到不成样的手机,心里默哀了一秒,然后清咳一声:“那个,李白啊。”
李白急着想知道那通神秘电话的事情...

+

(信邦)囚龙05

*小妖精,你这是在玩火。

    自从被韩信摁住了教训一番之后,刘邦便不再召见韩信,只让他在自己屋里好好待着。

    韩信心知以刘邦的性子,必不会善罢甘休,总有一日会来找自己的,因此也不着急,乐得自在。
    如此过了些时日,负责给韩信送饭的太监突然换了个人,还开始和韩信搭话。

    每日里那小太监的话,翻来覆去也就是那几句,初是说什么皇帝允了汉王殿下的要求,送来了细柳,接着说这细柳如何如何貌美,汉王如何如何宠爱她。

    “细柳姑...

+

(信白)五年恋爱三年模拟03

*ABO校园
*韩信决定和李白视频

体育系和文学系的比赛虽然不是什么正儿八经的校园赛,却还是吸引了无数吃瓜群众。
因为c大两大男神都要参赛。
比赛在晚上八点半,定比赛的人本就是一时上头,也懒得深思熟虑一步步认真规划……其实说到底,若不是有李白和韩信,两个系就算约好了去街头面对面互殴都没有人想看。
体育系的宿舍里,3号床扫了眼校园论坛里因为比赛炸开的一众女生,忍不住酸溜溜地道:“老韩,你这粉丝还挺多的嘛。”
韩信挑眉,得意道:“那是。”
“不过隔壁系那个李白也挺受欢迎的。”2号床凑过来,“待会儿虐死他,给咱们系多挣点迷妹回来!”
韩信当然说好,如果可以,他现在就想虐李白。
“我还真不知道那群妹子有什么想不开的...

+

(信邦)囚龙04-R16?

*有点污,其实污得挺含蓄?

太后的生辰在腊月中旬,刘邦从腊月初在宫里好不容易熬完了太后生辰,皇帝却又押着他再待些时日,说是要过年了,希望他能等到正月十五再走。
其实不过就是要关着他而已。
刘邦心知皇帝不会轻易放他离去,便只假意闹了两番,讨了皇帝两个要求,这才作罢。
一转眼韩信便在刘邦身旁待了半月有余。
刘邦最爱仗着皇帝对他无可奈何的态度耍无赖,每日起得比谁都晚,吃吃喝喝打打闹闹,没事儿就要折腾一番身边人。
因他爱赖床,又因他好歹是个男子,寻常仆从搀扶不起,挑剔的汉王又不愿随意让人近身,便每日指了韩信来伺候自己起身。
其实哪里是起不来,不过是趁机作妖而已。
韩信是有起床气的,再加上他本就不喜刘邦,于是每每在...

+

(信邦)囚龙03

*韩信失眠,表示很想搞死能赖床的刘邦。

好不容易处理完了多数废话连篇,明里暗里谄媚讨好的奏折,皇帝终于想起来自己那个惯会给他添堵心事儿的哥哥了。
“人送过去了?”
他身旁的大太监低眉顺眼,很是小心翼翼地回道:“都依您的意思,送过去了。”
皇帝冷哼一声:“也不知道他又搞什么幺蛾子,言听计从的温香软玉不要,竟然求了一个侍卫去。”
大太监笑道:“汉王殿下素来荒唐,也就是陛下您龙恩盛宠惯着他呢,谁不知道陛下可是顶顶重情重义的。”
皇帝听了这话,眉眼终于舒展开来,有了几分笑意,口中却还说着:“朕不过是尽力叫他过得舒心而已,算不得什么。”
——呸。
老太监仍笑得低眉顺眼,内里却在冷笑。
这人啊,越怕什么批评,就越想从别...

+

……
今天突然想做个新头像。
然后顺手抄了一堆东西。
字不怎么样。
就是。
很想晒晒。
别打我,拜托。

最近信白写的多,那就私心一个信白好啦hhhhh

+

(信白)五年恋爱三年模拟02

*ABO
*不知道彼此身份的两个人互相说对方坏话
*栗叽叽笑疯在厕所

“我今天看见李白了。”
李白愣了愣。

他……今天看见自己了?
他为什么要和自己说这件事情?是发现了什么吗?
还有……
李白努力回忆起今天见过的Alpha,然而想了半天,只想到一个韩信。

不过,他肯定不是韩信那样霸道嚣张讨人厌的家伙。
那么,或许他是在自己没注意的时候和自己擦肩而过?

李白想了想,最后回了一句:“嗯,怎么了?”
韩信:“……没,就觉得,他还挺受欢迎的。”
李白:“?????”
韩信:“我每天都能看见他和不同的omega在一起。”
李白:“……”
心情复杂。他的Alpha现在是在嫌弃他吗???他为什么从话里面读出了浓浓的嫌弃??...

+

(信白)五年恋爱三年模拟01

*ABO。
李白O因私设装A。
*校园

C大是个男神辈出的地方。
而如今分别在C大论坛上占据半壁江山的,一个叫李白,一个叫韩信。

李白是C大文学系系草,众所周知文学系中的男生原本就比较稀少,而在这样的情况下,长得顺眼的男生就可以成为所谓男神……然而!
李白这个系草却与一般文学系系草不同,是绝不掺水的,他帅到什么地步?入学第一天军训的时候,就有无数Omega排着队给他送水喝。

李白是个Alpha。

韩信也是个Alpha,他长相里带着的那份侵略征服意味的英气,甚至胜于李白许多。
这大概和他是个体育生,而李白却是个爱好文学的文艺青年有关系。

两个Alpha是没有前途的,没有任何人认为他们会有关系,就...

+

(信邦)囚龙02

明明是他亲口问皇帝要的人,可韩信跪在他脚边时,刘邦却不理韩信,转而慢条斯理地端起茶来,用茶盖一点一点磨着杯口,就像要磨掉谁的耐性一样。

半晌,他才微微抬起漂亮的眼睫,眉梢风情艳丽惊人。
他生得实在太过奢靡绮丽,连声音也是那样珠宝琳琅的雍容,让韩信恍惚间看见这个男人漫不经心地坐在王座上俯视天下人的画面。

刘邦问:
“什么名字?”
“韩信。”他的回答平淡得没有一丝起伏,那是隐隐的厌倦。

厌倦。
刘邦想,那还真是有趣。
一个小小的宫中侍卫,还傲骨铮铮绝不轻易为人所折腰,眼里放不进任何人,对谁都冷漠相待——这样骄傲的家伙却独独对他这样抵触而厌倦,就像对他太过熟悉以至于到了完全不想再接近他的模样。

韩信。...

+

我有多爱你(脑洞)

一个王者全cp短篇系列。
这是里面几个短篇的一些脑洞。
目前备香信白邦信,大概还有别的cp。再说。

01.备香
出嫁之前也不是没有暗自描摹过未来夫君的面容,却始终觉得他比不上手中弩炮。
于是她扛起重弩离开东吴,可命运兜兜转转由不得她任性。
她逃开兄长的劝告,却在路上因巧遇并为那人英姿震慑,鬼使神差地,自发回了头,乖乖待在闺房待嫁。
——我有多爱你。
纵使为你放下兵戈拿起绣针,却从来与你同床异梦,梦里看你为我覆苍生,梦醒见你在我枕边皱紧眉头。
——我有多爱你。
纵使耐下性子愿做你的蒲丝,你却从来只做蜀中百姓的天,不愿成为我的磐石。
——我有多爱你。
可刘玄德,最终我们还是要分离。
——我有多爱你。
你知道吗。

02....

+

信白合集txt

一直想弄一个短篇合集,方便你们看,可是呢,因为一些原因,我只能用手机……所以弄不了那些链接,就很气。
这次整理了一个信白短篇的txt,想看的话点开评论的链接就好啦。

过年到现在,有时候强压着自己完成任务一样的去写信白,质量越来越差啦,谢谢你们还没有放弃我( ´▽` )。
嘛,让我调整两天啦。嗯,所以就,整理了txt给你们,方便吃粮啦。不知道你们会不会嫌弃我只会翻旧账。

然后呢,决定下次写信白ABO,挑战新类型的文,哈哈哈哈。
以上。

+

(信邦)囚龙01

正月里落了雪,梅花扑簌簌地掉在雪地里,红艳艳得很是凄美。
刘邦坐在亭子里,披风上纹的是一条四爪蛟龙,张牙舞爪,凶神恶煞。
他抓着棋子,皱着眉头呲牙咧嘴,最后把白玉做的棋子随便一丢,往后一瘫,哀嚎道:“皇弟啊,你可饶了我吧。我最不耐烦这些东西了。”
他对面的男人笑了笑,不紧不慢地拈起棋子,问道:“那皇兄喜欢些什么?”
刘邦眼睛一亮,立马坐起身来,和他道:“男人嘛,首先当然是要左拥右抱,我和你说,我那儿有个名魁叫细柳,那腰可真是什么……什么细柳什么风……”
男人听不下去,抬眼看他,试探性地纠正道:“弱柳扶风?”
“……”刘邦一顿,随即摆手,“总之就是好看,管他那么多作甚。”
皇帝眉角一跳,很快又按耐下去,笑道:...

+

愿赌服输3-1

刘禅终于发现三舅的不对劲了。
他问刘备,为什么上学的时候三舅天天抢着接送自己上下学,放假的时候就天天颓在家里打游戏。
刘备“哎”了一声,转头和孙尚香说,你看,我儿子也觉得那祖宗不对劲呢。
孙尚香翻了个白眼,把这父子俩推出厨房,催他们快点各回各屋换好衣服,收拾完出去。
她正准备着早餐,懒得应付这爷俩。
“今天要去哪里呀?”刘禅问。
刘备笑眯眯地摸摸他的头:“放假,当然是去旅游咯。”
刘禅“啊”了一声,很惊讶地问道:“你今年良心发现,不独占香姨了呀?”
以往刘家的旅游,多半是刘备和孙尚香的“蜜月”而已,基本不带刘禅,最多也只是刘备单独带着刘禅出去。
因为孙尚香经常很忙,刘禅听说她忙着到处去踢馆,证明自己比她上头的几...

+

(邦信)愿赌服输 02

*夹杂备香

他站在马路对面的树荫里,静静地看着一群又一群孩子从面前走过去。
很多年前,他曾经也像他们那样,背着书包,一边努力回忆着是否还落了什么作业没做,一边忐忑不安地再一次走进校门。

韩信掸掸手里的烟,黯淡的灰落在地上,和尘土混在一块儿,不见丝毫踪迹。

他还想再吸一口,抬起手来,才发现那根烟已经烧到了尽头。
他笑了笑,笑容里带着几分无奈,然后他随意地将烟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里,整了整西装,等着绿灯过马路。

到了门卫室,他按规定拨通了昔日班主任的电话,然后站在门口,一边发呆,一边等待。

没多久,头发半白的老师就急匆匆地出现在了他面前。
到底多年不见,韩信和老师面面相觑了一会儿,才肯定对方的身...

+

(信白)痴妄(R18)

韩信进门时,李白身上的药效仍未发作,韩信也不知张良几个做了什么好事,只一如往常地开口问道:“太白,你还没想清楚么?”
李白神情漠然地答道:“将军还是放了我吧,我不过俗人一个,当不起将军厚爱。”
韩信闻言便定定看他,李白察觉到了他的视线,也只淡淡抬眸与他对视,即便如今他为阶下囚,也不失风骨,恍如他还是当日那个一剑恩仇笑人间的酒家客。
韩信叹道:“太白这又是何必呢?”
李白正想作答,突然皱了皱眉,抿紧了唇。
而正与他对视的韩信,则看见面前人脸上晕开一片桃粉,抹去了剑客三分英姿,加重了他容颜里天生的那份狐媚,眼角眉梢,透出来的都是勾人气息。
韩信怔了怔,未想出个所以然来,便听已发觉异样的李白怒道:“韩信……你,...

+

痴妄[肆伍陆]


*这回是真囚禁

当看见张良把李白哄骗到去往韩府的马车,而韩信立马离席,紧跟其后的时候,朋友们立马都清楚了这事情经过。
能不了解吗?
看看李白那眉眼,那气度,再看看韩信那喜悦神色――韩信真是难得撞上了这一个叫他能提得起兴致的人,他们做兄弟的,是该给韩将军的新欢让路。
就是不知道,那位李先生受不受得住得意惯了的韩将军。
狐朋狗友如何不看好他,韩信并不知晓,他正坐在大堂北面,笑眯眯地看着李白。
李白见了他,立时怔住:“韩将军?”
韩信眉头一挑:“你识得我?”
李白颔首:“将军初次西征大捷凯旋之时,某恰在长安,见识了将军英姿。”
韩信不说话了。
李白也不出声,好一会儿,才听李白道:“想来将军府里是没有桃花美酒了,李某...

+

(猴子x露娜)十个秘密


露娜(紫霞):
1.新来的弼马温有点帅。
2.路过天界马厩的时候往里面看了一眼,结果刚好撞上那只猴子的眼睛,吓得立刻就僵住了。
3.不想在仙界呆了,想偷偷溜下凡间去。
4.……她的宝剑不见了。
5.宝剑一定是掉到凡间去了,她要去人间找,嗯,不是去玩的。
6.哇那只猴子也下凡啦!没有理由私自下凡会被玉帝找麻烦的!决定了,她要罩着他不让玉帝知道。第一次干这种欺上瞒下的事情有点心虚。
7.晚上睡不着翻来覆去好久,突然听见了熟悉的脚步声,立刻装睡。
8.他站在窗前问:“你真的不记得了吗?”她绞尽脑汁想了很久,有点惊慌……不会是被他发现她白天偷偷吃了他的一只桃子吧……
9.拔出宝剑的是意中人。
10.其实吧,他的毛多了点…...

+

(邦信)不二臣(完)

*帝王邦x白龙信

[壹]
刘邦很久不曾安然入睡了,近日来尤甚。
月余前,西南急报,有贼寇叛乱,凶猛难敌。刘邦在大殿上扫视了一圈,最终还是指了韩信带兵去平乱。
韩信,楚王韩信,他大汉最骁勇善战,谋略过人的无双国士,却在此次平定西南之时,身陷困境,甚危。
刘邦每每想到韩信在西南遇险,便莫名心浮气躁,安睡不得,待到白日上朝,听着那八百里加急送来的战报,更是神思不定非常,就像他的魂已经从身子里飘了出来,浮在大殿之上,冷眼看着底下臣子或喜或忧。
韩信,他的韩将军,如今正在生死关头。
只要轻巧一推,他就会彻底死去,从此楚地无王,群英无将。
这是刘邦做梦都会笑醒的事。
——原本,应该是。
[贰]
韩信队伍归城那日,刘邦做了个...

+

© Mr栗叽 | Powered by LOFTER